陈俊明率队调研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建设并进行座谈

日期:2020-04-14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和娅楠点击:9840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4月9日至11日,州人大常委会、州工商联组织部分全国人大代表、云南大学专家及相关部门负责同志对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建设开展调研,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肖徐、杨建华参加调研。


        调研组一行沿途查看了德贡公路和维福公路建设情况,听取了交通部门关于德贡公路和维福公路推进情况的报告,并就深化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建设,带动滇川藏“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进行座谈交流。


        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俊明说,“一带一路”连接亚太、欧洲、非洲多个经济圈,是帮助发展中国家摆脱旧有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盘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载体。当前,“一带一路”几个重要经济走廊中,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相对滞后,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考察云南,对云南省情作出“四个特点”精辟总结,对云南工作提出“一个跨越、三个定位、五个着力”要求,再三强调云南作为“一带一路”及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交汇点,要主动服务和融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两大国家发展战略,建设成为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从中国版图看,云南地处祖国的西南边陲,迪庆处于云南的西北角,但从世界版图看,云南处于东亚、东南亚和南亚结合部,在构建第三亚欧大陆桥西南通道中居于枢纽地位,迪庆、怒江更是处于长江、澜沧江(湄公河)、怒江、伊洛瓦底江、雅鲁藏布江和恒河的中心区域,是我国连接印度洋、孟加拉、缅甸、印度和实现长江、恒河两大经济带的最快路径,实现中印两个人口超级大国经济体与两大超级市场的最佳连接点,地缘优势十分明显,市场经济价值潜力大。加之缅甸克钦邦葡萄县和印度阿萨姆邦雷多区域居住的一些民族与迪庆、怒江傈僳族同种同源,语言共通、信仰一致、民间交流交往频繁,通道建设绝大多数地段在国内,国内线路完成意味着云南大滇西环线正式建成,通道政治风险、文化风险、经济风险、生态风险较小,还能带动滇川藏“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融入国家发展战略,从边缘成为向南亚开放的前沿和中心,项目建设意义重大、切实可行。
        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肖徐说,建设辐射中心需要交通先行,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建设,是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考察云南重要讲话精神,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主动服务和融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两大国家发展战略的又一新设想,若能得到国家和省级层面支持,列入未来建设规划并早日实施,将对维护国家安全、促进民族地区发展进步、提升少数民族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巩固我们党的执政基础都会起到积极作用。建议通过向省级层面积极汇报,争取形成由省政府牵头、省级相关部门和通道沿线州市政府、相关专家和社会相关人士组成课题组,加快推动项目论证及争取立项工作。
        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建华说,“一带一路”建设是我国共推共享经济全球化、实现战略性转移和打造世界中心的重要途径,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建设有厚重的历史文化背景支撑,构想跳出迪庆又立足迪庆,符合国家战略定位和我州实际,建议积极争取州委支持,联合怒江州共同推进项目前期工作,邀请专家深入研讨扩大宣传,争取国家和云南省将项目列入“十四五”规划。
        云南大学缅甸研究院副院长孔鹏说,此次调研把迪庆作为东西连接点,打破了传统思维桎梏,开拓了视野。缅甸克钦邦葡萄县位于缅北迈立开江左岸,面积3万平方公里,傈僳人口近20万,主体民族为傈僳、独龙、怒族等,与云南怒江、迪庆等地交流交往频繁,该地区生物、矿产、旅游、水电、油气资源丰富,但交通基础设施落后、对外通达能力差、自身供给能力不足、物资需求大,加强与中国互联互通有较好民意基础,也有重要现实意义,当前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交通基础设施已具雏形,建议积极争取列入国家项目库对道路等级进行改造提升。
        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柳树说, 过去研究泛亚铁路东中线从未对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有过思考,建设该通道对于加快打造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带动滇川藏“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跨越发展意义重大,建议联合相关部门细化路线研究,积极调整和争取国家高层支持线路,努力寻求国际政治环境特别是印方支持,分三步走推动通道建设,分步实现香西高速及铁路延长至怒江,再到缅甸克钦邦,最后从克钦邦延伸至印度阿萨姆邦,联合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沿线州市共同寻找历史渊源和文化背景,通过组织汽车拉力赛、越野赛等活动,加大宣传力度寻求共识。
        迪庆州工商联秘书长李刚代表州工商联宣读了向州人大常委会提出的建议,将香西高速公路及铁路延长至怒江州列入“十四五”规划,积极协调怒江至缅甸克钦邦再到印度阿萨姆高速公路及铁路,启动“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大香格里拉区域旅游发展论坛,邀请滇川藏毗邻州市以及印缅孟等国家共同研讨,推动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建设取得共识。
        迪庆州文博专家李钢进一步提出,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与茶马古道有相通之处,历史上是傈僳族横向迁徙的通道,云南傈僳族与泰国、缅甸、印度傈僳族同祖同源,建设该通道有比较好的文化基础和民族情感纽带,建议进一步做好相关历史文化背景研究,加强民间交流交往,增强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高位推进项目立项建设。
        维西傈僳文化研究所所长李贵明说,历史上,缅甸葡萄傈僳族基本由云南迁徙而来,语言文化基本一致,近年来印中泰缅傈僳文化交流频繁,境外傈僳族认为中国发展成果举世瞩目,要求建设通道意愿十分强烈,建议在民族文化层面进行更为深入细致的调研。
        傈僳文化专家汉刚说,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建设有较好的民意基础、语言基础、信仰基础和文字基础,项目的实施必将使迪庆、怒江从经济社会发展末端走向前沿,建议积极邀请境外傈僳族参加维西傈僳音节文字培训,不断扩大交流交往。
        州交通局副局长江继武说,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建设有很多亮点,建议积极争取项目列入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在藏区专项规划中争取国家给予特殊支持。
        全国人大代表李金莲表示,将积极在全国、省“两会”中反映情况、争取支持,建议进一步深入调研并完善相关资料。
        维西县县长黄龙新表示,大香格里拉“一带一路”通道建设站位高、前瞻性强、视野开阔、辐射拉动大,对破解维西困于交通、难于产业、短于资金的困境十分有利,建议在可行性研究上下功夫,争取项目尽快进入国家层面的发展规划之中。

 

责编:孔文俊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